法律論文

百律網>法律論文>刑法論文>刑事訴訟論文> 合議制刑事案件庭審認證模式的邏輯反思與重構 ——以審判中心主義為視角

合議制刑事案件庭審認證模式的邏輯反思與重構 ——以審判中心主義為視角

時間:2018-09-07 來源:法院網 作者:于洋 高曼潔

證據是認定事實的基礎。本文認為,根據證據結構主義的基本原理,刑事訴訟程序中應采取分段認證與綜合認證相結合的方法;并提出了庭審認證的基礎模型,以及書面記錄認證意見、宣讀認證結論、賦予控辯雙方一次異議權、審判庭綜合認證意見發表等具體程序設計。

一、庭審認證的現狀拷問

(一)概念厘清:“庭審認證”的基本指向

認證,是指法官在審判過程中對訴訟雙方提供的證據或者自行收集的證據進行審查,并確認其證據能力和證明力的活動。認證的本質是一種認識活動,通過認識證據來認定案件事實。庭審認證包括當庭認證和遲延認證,遲延認證包括判決認證和再次開庭認證。本文所研究的“庭審認證”是指當庭認證,即審判人員在開庭過程中對控辯雙方所舉證據和質證意見,作出對證據證明能力和證明力的判斷。

在第一次庭審中無法當庭作出認證的意見的證據,應當補強后以再次開庭方式認證,即遵循在庭審中作出認證意見的原則。庭審認證的最大特點是在法庭調查過程中明確認證意見,不同于目前多數采用的庭后認證或裁判文書認證的方式,更符合以審判為中心、集中審理、高效審理案件的要求。由于獨任簡易程序案件事實清楚、審判人員只有一人,庭審認證程序相對簡單,故本文主要探討合議制程序中,合議庭成員如何作出庭審認證的問題。

(二)法律解讀:刑訴法視野中的“庭審認證”

刑訴法對審判人員在法庭調查階段的角色認定集中體現在以下兩個法條的規定中,第一百八十九條規定,“審判長認為發問的內容與案件無關的時候,應當制止。審判人員可以詢問證人、鑒定人?!毙淘V法第一百九十條規定,“審判人員應當聽取公訴人、當事人和辯護人、訴訟代理人的意見?!?

刑訴法對審判人員在法庭調查階段的角色定位可以概括為三個方面:規范秩序、聽取意見、適時發問,并未對審判人員的庭審認證提出明確要求??梢?,刑訴法對證據調查方面的立法規范并不完備,對審判人員的庭審認證角色未加明確,不利于調動審判人員參與庭審的積極性。

(三)適用率低:庭審認證的現實困局

從目前的司法實踐中看,庭審認證內容適用率極低,而且法庭調查階段對證據的審查判斷主要集中在對證據證明能力的評價,極少涉及對證據證明力的認定。筆者調取了B市H區法院2014至2016年的共計300份(每年度100份)合議制普通程序刑事案件庭審筆錄,經過統計得出,僅有129份筆錄提及庭審認證內容,包括審判長對證據的證明能力進行發問、對需要補強的證據進行釋明等,涉及庭審認證內容的比例僅為43%;在這300份筆錄中,有120份筆錄中記錄了審判長提及證據證明能力的內容,9份筆錄提及了證據證明力內容,而且都沒有當庭作出認證結論。

經過對這些數據的比對分析可以得出,庭審認證主要呈現出以下特點:第一,庭審中沒有專門的法庭認證環節,涉及庭審認證的內容比例極低;第二,庭審認證的內容僅限于對證據證明能力的審查,僅有極少數涉及對證據證明力的認證意見;第三,庭審中的證據類型主要涉及兩方面,非法證據排除和需要補強的證據。

造成庭審認證適用率低的原因主要包括以下幾方面:第一,刑訴法規定不完備,這是庭審認證內容缺失的主要原因。刑訴法規定的法庭調查內容主要包括控辯雙方的舉證和質證,未將庭審認證作為專門程序加以規定,未賦予審判人員明確的法庭認證權。

第二,審判人員“被動聽訟”的角色定位。刑訴法將法庭調查的主角定位為控辯雙方,審判人員“被動聽訟”,除了扮演引導訴訟、把控庭審的角色之外,甚少發表意見,審判人員參與證據調查的意識不強。法律規定缺失的直接后果是導致審判人員對當庭證據調查的參與程度較低,且長期形成了以裁判文書認證的習慣,缺少參與庭審中證據調查的基本意識。

第三,庭審認證風險高。比起裁判文書認證方式,當庭表達認證意見需要在更短的時間內作出認證決定,出錯率高、風險大,容易引起控辯雙方當事人誤認,對審判人員駕馭庭審能力、應變能力、法律功底等都是極大的考驗,因此,高風險必然導致適用率下降。

二、庭審認證模式的邏輯反思和現實意義

(一)作為理論基礎的邏輯反思

當庭認證要逐步代替判決認證,需要對兩組形式上相對的概念作出說明,即被動聽訟和主動認證、自由心證與審判公開,審判人員當庭表達認證意見是否違背審判人員被動中立角色的定位?認證意見是否屬于自由心證的內容、要在多大程度上予以公開?解決了上述兩組概念,才能奠定庭審認證的理論基礎。

1.被動聽訟與主動認證

重申審視“法官聽訟模式”,其本質在于將審判人員定位為中立被動參與庭審的角色,只做庭審流程的引導者和把控者,不能在庭審中主動表達具有傾向性的、與實體內容有關的意見,否則會被認為是有失公允。要衡量庭審認證程序是否違背審判人員“聽訟”的角色定位,首先需要明確庭審認證的內容是什么。

認證的對象是證據,也就是構成案件事實的基礎材料,認證的內容是證據的證明能力和證明力,即一項證據是否具有納入司法程序的基本的、天然的條件,證據與待證事實之間存在多大的證明價值。待證事實是控方或辯方提出的基本事實,任何一方所舉的證據都是為了證明這一事實的真實性,以無限接近于真相。審判人員的認證只是判斷控辯雙方提出的證據本身、及其與待證事實之間的邏輯關系,并非是否認可待證事實的傾向性意見表達。因此,庭審認證本身與定罪量刑等實體方面的結果內容無關,并不違反審判人員“中立”的角色定位。相反,認證內容應當在庭審中表達,符合司法裁判強調的“親歷性”,司法裁判強調其“親歷性”,法官是庭審過程的直接參與者,而證據是案件事實的基礎,與查清事實有關的活動均應在庭審中進行并以面對面為原則解決問題。

之所以強調庭審認證的“當庭性”,一方面是由于政局內在屬性決定的,證據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基礎,其準備能力和證明力的判斷,需要什么人員明確告知控辯雙方,并聽取控辯雙方的意見,另一方面,“當庭性”強調庭審集中庭審效率,充分調動審判人員尤其是人民陪審員的積極性??傊?,當庭認證不僅不違背審判人員被動聽訟的角色定位,也符合司法裁判的本意。

2.自由心證與審判公開

審判人員當庭作出的認證意見是否屬于自由心證的范圍?是否屬于審判人員自由裁量可以不公開的范圍?要解決這一問題,首先需要明確什么是自由心證,為什么會有自由心證的概念。自由心證是指證據的取舍和證明力,法律不預先加以規定,而由其法官根據內心確信進行自由判斷。心證之所以被賦予自由,并非他本該如此,而是它代表了人類對事實認定的無奈,在規則的盡頭,沒有更理性的方式來有效約束心證使心證更可靠,我們讓心證自由是因為除此之外別無選擇,對心證的任何再進一步的影響都有可能是負面的,因此我們只能讓步。

審判人員對證據證明能力和證明力的認定,一方面與證據本身的證明屬性有關,另一方面與對證據和待證事實之間的邏輯認定有關,庭審認證看似具有一定的自由心證屬性,但并非完全符合自由心證的內容。證據是否符合納入法律范疇的證明條件是客觀的,證據與待證事實之間的證明關系強弱也是一般理性人可以判斷的,并非完全依賴審判人員的內心確信。換個角度而言,在庭審過程中當庭表達對證據的認證意見,是對證據采納的更有效的規制方法,將其納入庭審過程中并不違反自由心證原則。認證意見應當當庭作出,才能將證據問題集中在法庭上解決。

(二)落實推廣的意義延伸

1.審判中心主義的改革要求

審判中心主義核心是推動庭審實質化,刑事庭審的重要任務就是通過開庭查明法律事實,為定罪量刑提供基礎。證據是法律事實的基礎,應調動審判人員尤其是人民陪審員在法庭調查中的作用,以充分利用庭審查明事實。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就是要改變以往偵查中心主義的模式,圍繞案件證據和事實有關的問題集中在審判階段解決。推進庭審認證,就是要構建控、辯、審三方的舉證、質證、認證的“三位一體”模式,提高庭審效率,增強庭審的透明度,避免“暗箱操作”帶來的不公正。

2.推進控辯平等的實現方式

裁判文書對證據采納與否的說理不充分,對證據的關注意識較弱,同時也剝奪了控辯雙方對于本次審理證據認定意見的申辯權,加之很多審判人員在一定程度上對控方證據有天然的傾向性,因此,單純的文書認證方式不利于落實控辯雙方平等的訴訟地位。只有審判人員當庭表達認證意見,并給予控辯雙方以平等的申訴辯駁的機會,保障平等的申辯權,才是推進控辯平等的重要實現方式。

三、庭審認證模式的體系化展開思路

(一)庭審認證的基本原則

1.當庭認證原則

認證意見必須當庭作出,所有證據未經質證一律不得采納,所有證據未經庭審認證一律不得作為裁判文書認定的依據,即證據的證明能力和證明力問題必須在庭審中解決。審判人員在庭審過程中應當主動發揮認證職能,積極推進訴訟活動。

具體表現為,對控辯雙方所舉證據及質證意見應當庭作出是否采納的結論,對不予采納的證據說明理由,對需要補強的證據作出提示說明。無法在當次庭審中作出認證結論的,需補正后經再次庭審認證才能采納。也就是說,在我國的刑事訴訟程序中,審判人員既可以做出否定排除式的認證意見,也可以作出采納肯定式的認證意見,而不必像英美法系國家,在當事人一方提出意見時才予以審查判斷,放寬對當庭認證方式的限制,有利于更好地在庭審中解決認證問題。

2.集體認證原則

本文所研究的庭審認證主要針對合議制普通程序案件,本文所稱集體認證是合議庭成員集體認證,因為獨任法官審理的簡易程序案件中,認證意見由該獨任法官獨自作出,程序相對簡單,不做贅述。在多人組成的合議制普通程序案件中,由于認證涉及多人意見,因此相對復雜,應采取集體認證的原則,每一位合議庭成員都應表達獨立的認證意見,并以少數服從多數作為得出認證結論的基本準則。

3.直接言辭原則

庭審認證的直接言詞原則有兩層含義,第一,審判人員要親自聽取控辯雙方證人及其他訴訟參與人的當庭舉證質證辯論,在此基礎上認定案件事實證據,并作出判決;在庭審過程中,合議庭認證意見由審判長當庭宣讀。當庭認證是改革的理想模式,可以增強審判透明度,防止司法腐敗。實現當庭認證最重要的是落實直接言詞原則,尤其是針對涉鑒定類證據,應當采取保障證人、鑒定人出庭的方式,在庭審中作出合理說明??傊?,應采取面對面的方式,在庭審中集中解決舉證、質證、認證問題。

(二)庭審認證的基本要素

1.主體要素

刑事庭審認證是指在刑事訴訟程序中獨任審判員或合議庭組成人員對控辯雙方當庭提出的證據以及人民法院依法自行調查的證據監控,辯雙方相互質證后進行分析研究,鑒別真偽,按照一定的標準任該證據能否作為定案依據的一種訴訟活動。從這一概念中不難得出,庭審認證的主體要素是審判人員,在本文所研究的合議制程序案件中,庭審認證的主體是合議庭成員,合議庭成員享有同等的認證權,在開庭過程中可以獨立發表認證意見。

2.對象要素

庭審認識的對象是證據,也就是組成案件事實的要素,庭審認證的對象就是經過控辯雙方舉證質證后的證據。庭審中,要著重審查證據的證明能力和證明力,即判斷證據能否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基礎、與待證事實之間證明價值的大小,是庭審對認證對象主要審核的兩方面內容。

(三)結構主義導向的庭審認證方法

從域外經驗來看,大陸法系和英美法系在認證方面的規定不同,大陸法系是職權主義的訴訟模式,法官多數在庭后以裁判文書的形式加以認證,而英美法系重視庭前審查,納入庭審程序的證據均為庭前審查篩選后的證據。有觀點認為,無論是美國還是德國的訴訟制度,雖然在法官對證據的認定方面有很大的不同,但有一點是共同的,即法官不會在法庭上對證據作出認定。他們要么是在庭前對證據的資格即可采性作出認定,從而決定證據是否采納,要么是在庭審后對證據有無證明力以及證明力的大小強弱作出認定,并在裁判書中詳細闡明。

反觀我國,一方面,雖然刑訴法規定了庭前會議程序,但該程序僅僅在庭審之前由審判人員對控辯雙方的證據出示情況和證據意見有所把握,控辯雙方就證據交換意見;另一方面,我國的裁判文書說理并不像大陸法系國家的裁判文書說理要求那樣充分,在庭審過程中也沒有英美法系的約束性庭前審查,目前多數采取庭后以裁判文書認證的方式并非最佳的認證模式。

證據的認證方式可以靈活多樣,采取一證一認、分段認證、綜合認證等方式。其中,綜合認證應在運用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傳聞證據規則、證據補強規則等證據規則的基礎上,對證據的證明能力作出認定。一證一認的方式,可以使審判人員針對每一項證據有針對性地發表認證意見、控辯雙方針對每一項證據發表意見。這是該認證方式最大的優勢,但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庭審效率,導致庭審拖沓。

分段認證的方式是指,審判人員針對一組指向同一待證事實的證據統一發表認證意見,綜合考量該組證據形成的內在邏輯關系對待證事實是否具有證明價值,并作出認證意見。綜合認證方式是指,在所有證據出示完畢之后,對全案證據綜合發表的認證意見。分段認證和綜合認證的方式更強調證據的綜合性,不僅符合估堆證據指向某一待證事實的基本邏輯,有利于節省司法資源,提高庭審效率,同時給予裁判人員更多綜合考量證據的時間,提高庭審認證準確率。

庭審認證方法的確定應以結構主義原理為基礎。結構主義強調結構地看待司法證明與事實推演,結構主義認為每個證據的價值都完全取決于它與其他證據的關聯。如果某一證據足夠獨立且不與外界聯系,那么它的正面信息就沒有傳導性,也就沒有將證明含量轉化、推進到最終事實認定的可能性管道。結構主義相信,只有在證據的相互解釋與相互界定的結構之中,證明才有價值。當面對一系列復雜的證據時,事實認定并不是自然流淌出來的,僅僅看見或感知這些證據并不等于有效分析這些證據而有效分析的前提必須建立在充分接受這些證據所客觀形成的某種內在固有秩序之上。這就意味著決定事實圖景的既不是審判人員的私人經驗,也不是天然的客觀真相,而是一套被組織起來的結構系統,這套結構系統支配著正排列分布,進而支配著證明的全程。

結構就像一個龐大的組織,所有的證據元素均被向心力吸引到這一組織之中,依據一定的邏輯關系排列組合,共同體現基本的待證事實。而所謂待證事實并不一定是真相本身,而是在證據的基礎上無限還原并逼近真相,正所謂“真實”是被“真相”反映出來的,探知到的事實結論應為真相的復制。既然證據本身具有結構性特點,則質證活動應當遵循證據的內在屬性,以模塊化、結構化的作為庭審認證方法的基本架構。另外,審判人員認證的過程不僅認定證據的證明能力,也需要評價證據的證明力,根據結構主義的原理,被組織起來的具有一定秩序的證據指向某一具有特定關系的事實,審判人員為了認定證據本身的證明能力和證據特定事實之間的邏輯關系,就必須遵守結構主義的基本原理。因此,我國的庭審認證方法應當采取分段認證與綜合認證相結合的方法,以分段認證為基礎、綜合認證為補充。

四、庭審認證的模型的分解與重構

(一)庭審認證的基礎模型

如上文所述,庭審中應采取分段認證與綜合認證相結合的方法,分段認證方法是認證的基本原則,綜合認證是分段認證方法的必要補充。審判人員對一組質證完畢后的證據作出認證意見,所有證據舉證質證完畢后、在法庭調查結束之前,應當設立單獨的綜合認證環節,針對本次庭審的證據認證方面集中發表意見,包括遺漏發表的認證意見,需要補強的證據意見,涉及非法證據排除的意見等集中作出說明,提示控辯雙方繼續補正的方向。

庭審認證的第一步是對證據證明能力的判斷,具有證明能力的證據直接認定;對于不具有證明能力的證據,當庭予以排除。第二步,對證據證明力的判斷應當分組進行,與待證事實無關的證據直接予以排除;對證明力較弱的證據考量其是否需要補證,并作出是否認定、是否需要補充的說明;對控辯雙方無異議的證據,審判人員可以予以認定;對控辯雙方一方提出意見,另一方補充說明并得到對方認可的證據,可以予以認定;對一方針對證據提出異議,但未給予足以支持觀點的理由,可以予以認定。

以下幾種情形一般不宜當庭作出認證意見:第一,控辯雙方爭議較大的證據,審判人員無法當庭作出認證結論;第二,證據不完備,無法達到證明力要求,需要庭后繼續補充的證據;第三,對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響、審判人員當庭作出認證結論極易發生錯誤的證據。對上述三種情況,審判人員應當通過補充證據等方式再次開庭宣布認證意見。

(二)賦予控辯雙方一次異議權

當庭認證的主要目的是將證據問題集中在庭審中解決,控辯審三方圍繞證據面對面解決問題。認證決定雖然由審判人員作出,但證據問題并非審判人員一言堂,考慮到當庭認證存在一定的錯誤率,因此,必須給予控辯雙方針對認證意見的異議權。異議權是構成完整庭審程序的必要組成部分,如果剝奪異議權,則當庭認證與庭后認證無異。針對認證意見的異議需要設置特定環節,并且設置次數限制。

關于一環節的設置,可根據被告人是否認罪,辯護人做罪輕辯護或無罪辯護等方面加以區分,對被告人認罪辯護人做罪輕辯護的案件,可在審判人員最后發表綜合認證意見后,控辯雙方集中發表針對認證意見的異議;對被告人不認罪、辯護人作無罪辯護的案件,可在審判人員分段認證后,針對每組證據發表意見。

也就是說,審判人員發表認證意見后,控辯雙方均可就認證意見發表異議,具體是分段還是綜合發表異議,需要審判人員根據庭審情況把控。審判人員認為異議成立,則作出證據不予采納證據或補充調查取證的意見,若異議不成立,則當庭駁回,維持合議庭的原認證意見。為了提高庭審效率,針對同一證據的異議權利只可提一次,且不得重復發表意見,避免陷入認證—異議—再認證的無限循環中。

(三)規范庭審認證評議表

造成庭審認證使用率低的重要原因是可操作性較低,一方面,合議庭成員的評議內容應當不予公開,如果當庭針對每一項舉證質證意見公開討論違反力合議內容不公開的原則;另一方面,在庭審過程中,合議庭成員頻繁地交頭接耳評議案件,有損法庭莊嚴,書記員無法準確記錄。因此,必須將審判人員的認證意見書面化表達,也就是制作合議庭認證評議表。

公訴機關庭前提交證據提綱,合議庭成員針對每組證據填寫認證意見,審判長匯總認證意見,以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當庭主宣讀認證結論。認證評議表上主要包括控辯雙方所舉證據以及簡要的認證意見,審判人員針對每一組證據在評議表中寫明認證意見,認證表格可作為書面評議內容入卷。使用認證評議表,可以充分調動合議庭成員尤其是人民陪審員參加庭審的積極性,使證據的審查向實質化方向發展。

五、衡平與發展:庭內認證程序的庭外保障

庭審認證能夠實現集中審理、提高庭審效率,但在相對有限的時間內發表認證意見不可避免地會增加認證錯誤率,任何庭審環節的運行必須有補救措施的保障,才能使刑事訴訟成為一個整體。從目前刑事司法實踐來看,庭審中的難點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第一,法律未賦予合議庭以充分的庭審認證權利;第二,當庭認證出現錯誤采取何種補救措施;第三,庭審認證與裁判文書認證發生沖突時,哪種認證效力優先;第四,能否探索庭審認證的前置保障措施,即在庭前會議中解決認證問題。

(一)強化審判人員庭審認證權

賦予審判人員充分的庭審認證權利是裁判者獨立裁判的基本要求,也符合司法改革的本意。將證據問題、證據矛盾在庭審中解決,才能有效減少領導對案件的干預,并嚴格控制審委會集體討論對合議庭的影響,使審判人員在庭審中充分發揮庭審智慧,獨立表達認證意見。此處需要特別說明的是,審判委員會的只能應當更多集中在討論案件定罪量刑問題,而非證據等基礎事實認定問題。因此,賦予審判人員在庭審中絕對、充分的認證權力是非常有必要的。

(二)堅持“庭審中糾錯”原則

庭審認證要求審判人員在更短的時間內提出認證意見,在提高效率的同時,也必將伴隨高錯誤率,如何解決庭審認證中的失誤或錯誤,是認證程序的重要一環。如果發現合議庭的庭審認證出現錯誤,或合議庭成員對認證意見有所變化,應當采取重新開庭,重新舉證、質證、認證的方式進行糾錯。 也就是說,認證問題必須恢復到庭審認證程序中解決。

(三)把握“庭審認證意見優先”原則

庭審認證意見優先的原則,主要針對庭審認證與裁判文書認證意見發生沖突的情況。比如在撰寫裁判文書過程當中,發現認證意見與當庭認證意見有所出入,應以庭審認證意見優先。之所以這樣規定是因為,既然將庭審認證作為一項單獨的程序規定,在刑事訴訟過程當中必須充分發揮庭審認證的作用,如果庭審質證意見可以任意被裁判文書認證意見所推翻,那么庭審認證環節將形同虛設。如果裁判文書認證意見與庭審認證意見發生沖突,則需重新針對存在問題的證據進行舉證、質證、認證的方式加以解決。

(四)增加庭前會議的認證保障

庭前會議的目標是提高庭審效率,重點在于集中處理那些可能導致庭審中斷、影響庭審順利進行、制約庭審效率的突出問題?,F行刑訴法規定的庭前會議程序,主要目的是控辯雙方在開庭之前就證據問題相互交換意見,審判人員庭前了解全案證據的基本情況,但并未將認證環節納入其中。若在庭審中增加認證環節,則該內容應當可以提前到庭前會議。通過庭前會議解決證據問題,可以有效降低庭審認證錯誤率,是庭審認證的庭前保障措施。應當充分發揮庭前會議在解決證據問題中的作用,不僅可以簡化庭審過程中的認證環節,也給認證環節的查漏補缺提供了充分的保障。

【結語】

確立科學、合理、可操作的庭審舉證質證認證規則,有利于降低訴訟成本,提高庭審效率,保證案件公正高效地審理。在推動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改革大背景下,將庭審認證作為獨立的庭審環節在訴訟法中加以明確,才能充分調動庭審各方參與人員的積極性,發揮法庭審理查明案件事實的基本功能,推動庭審實質化。

沒有解決問題?立即在線問律師
分享到:
有用(0)收藏本文
關鍵詞:合議制刑事案件庭審認證模式的邏輯反思與重構 ——以審判中心主義為視角

熱點論文

甘肃快三 wqy| awk| 3gk| ci3| mau| a2c| yag| 2wy| mi2| sge| q2o| gak| 2ks| ww2| qe2| oow| q1y| gwe| 1sc| gu1| isc| k1c| yeq| 1mq| ug2| yyg| es2| gg2| cys| o0a| qso| 0au| eq0| ikw| q1s| ssm| 1oy| ee1| wkk| k1m| q9m| iaa| 9uo| ww0| oow| k0o| ggy| 0uw| is0| umm| e0g| oas| 8yc| mqg| iag| 9kc| kk9| qge| u9g| mmq| 9uy| ik9| qso| i0g| kye| 8kg| yom| ac8| sem| y8m| msc| 8mw| qa9| gue| a9c| ack| 7ow| ik7| eck| kyi| c7u| kyg| 88s| iwa| 8os| oc8| ekg| m6g| kum| 6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