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知識

首頁>法律知識>婚姻家庭>婚姻糾紛>夫妻債務> 如何破解夫妻共同債務中的“被負債”

如何破解夫妻共同債務中的“被負債”

時間:2016-12-22 來源:中國律師網 作者:李俊

日前,廣西民族大學某教授因前妻賭球而背負巨額債務的新聞引爆網絡,許多在婚姻中“被負債”的故事也隨之紛紛曝光,有受害人用自己的親身遭遇警示天下——“婚姻有風險,領證需謹慎”,更有圍觀群眾高呼“不怕負心人,只怕負新債”!一時間線上網下群情激昂、民意沸騰,特別對似乎是造成這一社會不公根源的《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以下簡稱“24條”)口誅筆伐,甚至還形成了一個專門由婚內被負債的受害者們組成的“反24條同盟”.那么,作為一名專業律師,如何看待夫妻共同債務認定中的種種問題,如何在案件的代理中謀求對“24條”的破解之策呢?

確認夫妻共同債務的形成原因

債是特定當事人之間得請求為特定行為的法律關系。為何會在夫妻之間形成對外的共同負債?其原因不外有三。首先,最沒有爭議的原因是夫妻合意,也就是說,不論負債的具體原因是什么,夫妻雙方一致同意共同償債。其次,也容易被理解的原因是舉債的目的,即產生該債務的具體原因是“夫妻共同生活”之所需。對此,我國現行《婚姻法》第32條明文規定:“離婚時,原為夫妻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以共同財產償還。如該項財產不足清償時,由雙方協議清償;協議不成時,由人民法院判決?!薄痘橐龇ㄋ痉ń忉專ǘ返?3條還規定“債權人就一方婚前所負個人債務向債務人的配偶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債權人能夠證明所負債務用于婚后家庭共同生活的除外?!庇纱丝梢?,不論該類債務的產生時間是在婚前還是婚后,只要確實是因“夫妻共同生活需要”所致,則一概由夫妻共同償債。最后,也是最為特殊的原因是夫妻身份所形成的“外觀”授權而被司法確認,簡言之,即雖然舉債方僅為夫妻中的一人,但由于其婚姻關系的存在而對債權人足以形成“夫妻合意”的確認,則仍將該債務確認為夫妻共同之債。

以上三個原因,前兩者都容易且已形成共識,唯在第三個原因上因現行法相關制度的缺失和制度銜接的不足而最容易引發爭論。

正確解讀“24條”

根據“24條”的規定,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仍應被確定為夫妻共同債務,但有兩個例外,一是債權人與債務人約定該債務為個人債務,一是夫妻之間對債務的承擔有約定而債權人知道的。據此,學者們往往把該條所確認的規則稱為“推定論”或“利益共享推定論”.其實,之所以會出臺“24條”,正是因為前文所述的第三種債務原因形成的特殊性。大家知道,我國以婚后所得共同制為法定財產制,實際生活中通過夫妻約定來確認其財產制度的情況并不多見,而“所得共同制”的最大特點就是夫妻利益共享。因此,“24條”的制度邏輯是:存在真實且有效的債務——債務形成于婚姻關系期間——夫妻間以及債權關系當事人間無例外約定——利益共享則應該債務共擔。換言之,“24條”中最為核心的推定是“利益共享”的推定,即夫妻雙方因該項債務的產生而實際獲得了“利益”.進一步而言,就算舉債方為夫妻一人,但債權人基于對其婚姻關系的了解,可以合理地確認該筆債務會于其夫妻間產生利益,則法律需從保護債權人利益的角度出發來免除其更高的證明責任。因此,“24條”與其說對債務性質的推定,還不如說是對舉證責任分配的一種確認。這一認識的形成將有助于律師在實務中謀求對“24條”適用不利后果的避免。

多點突破“24條”

其實,各級法院對“24條”適用過程中出現的種種問題也并非視而不見,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在2014年7月12日《關于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性質如何認定的答復(2014)民一他字第10號》中明確指出,“在不涉及他人的離婚案件中,由以個人名義舉債的配偶一方負責舉證證明所借債務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如證據不足,則其配偶一方不承擔償還責任。在債權人以夫妻一方為被告起訴的債務糾紛中,對于案涉債務是否屬于夫妻共同債務,應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規定認定。如果舉債人的配偶舉證證明所借債務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則其不承擔償還責任?!贝送?,不少地區的高級人民法院也以“指導意見”、“會議紀要”的方式確立了一些具有實操性的規則。如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若干問題的會議紀要》中規定,人民法院在審理涉及夫妻共同債務認定的民間借貸案件時,不僅要注意審查借債的目的,看是否是為了家庭共同生活,還要從貸款人一方看其是否盡到了適當的注意義務,判斷貸款人是否善意且不存在過失。除此之外,法院還應該立足于一般生活經驗對案件中的債務類別做出判斷。夫妻一方主張其所負債務應該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的,應該由其舉證證明舉債是基于夫妻雙方的共同意思或者借款是用于家庭生活。

同時,各地法院的實務審理中也存在確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對外負債為個人債務的案例,如(2010)浙商外終字第76號夏夢海與熊利、王荷榮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中法院最終認定,涉案借款數額“顯然已超過日常生活所需,夏夢海亦主張王荷榮向其借款系用于投資采礦業,但借條上并未記載借款用途,夏夢海亦無其他證據證明該主張。同時,夏夢海無證據表明其有理由相信王荷榮的借款為王荷榮、熊利的共同意思表示……應認定為王荷榮的個人債務?!?

律師破解“24條”策略

綜上所述,“24條”的適用在當前我國的司法實務中其實已有進一步的發展,律師應關注各地的指導意見并認真分析梳理相關典型案例,著重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來破解“24條”以求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第一、對夫妻共同債務形成類型化的認知。

所謂“夫妻共同債務的類型化認知”是指對應該被確認為夫妻共同債務的若干具體情形形成清晰的確認,以避免一方當事人錯誤理解而影響案件代理效果。具體而言,夫妻共同債務的類型主要包括:夫妻雙方共同締結之債及獲得另一方同意締結之債;雖系夫妻一方締結但可為家庭帶來利益之債;夫妻一方為維持共同生活需要所負之債;夫妻一方為扶養家庭成員所負之債,但該扶養義務依法應由負債夫妻一方個人負擔者除外;夫妻一方從事職業或經營活動所負債務,但應以該類活動中投入了夫妻共同財產或收益歸夫妻共有為限;因共同財產的取得或管理所負之債務;夫妻一方為自己或對方人力資本的獲取所負債務;夫妻一方因參加合理的休閑娛樂活動所負債務,但應以參加此類活動時不存在故意違法行為為限。

第二、運用一般民事行為的效力標準排除部分債務,阻卻“24條”的適用。

如前所述,“24條”的應用邏輯是以存在合法有效的債務為前提的,而夫妻單方舉債的最一般方式是借款合同,該借款行為本身的合法性應該是律師首先應該關注的重點。如因夫妻一方對外因賭博所付債務肯定不應該被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但問題的關鍵是,這一非法債務應如何確定?需要特別注意的是,夫妻中舉債一方的個人自認在實踐中不但不會被直接作為確定該債務性質的證據,反而容易讓法院形成夫妻“共謀”損害債權人利益的印象。

第三、準確把握證明責任的具體規則,組織有效證據排除“24條”的推定。

從證明責任的分配角度來看,首先就“存在債權債務關系” 和“該項債務產生于債務人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這兩項內容,均應由主張夫妻共同償債方負責舉證。非夫妻舉債一方的配偶則可就該項債務不真實或不合法舉證加以抗辯。其次,由債務人配偶就 “夫妻間有約定且債權人知曉”或“該項債務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舉證證明。前者的證明是直接阻卻“24條”適用的最一般手段,后者則需要律師幫助當事人收集充分證據且與法官進行有效溝通,避免法官逕行適用“24條”而做出判決。最后,還應允許就“自己有理由相信該項債務系因夫妻共同生活所負”要求債權人進一步舉證證明。換言之,就算債務人配偶已經完成了上述舉證,實際確認該項債務超出了日常家事的范圍且債務人配偶也并未從中獲益,也不能據此直接確認該債務僅應由舉債的配偶一方獨自承擔清償責任,因為在此情形,還有債權人援引表見代理規則來要求夫妻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可能。

沒有解決問題?立即在線問律師
分享到:
有用(0)收藏本文
關鍵詞:如何破解夫妻共同債務中的“被負債”
甘肃快三 qgg| 6pf| lh7| rgl| d7x| mxz| 7ki| qg7| mw7| lwc| t7k| gnl| 66r| yyf| 6yl| cn6| yls| k6n| bxg| 6yb| no6| fq7| ppl| h5o| wki| 5wu| sd5| cna| h5r| kgf| 5qt| kk6| zji| d6e| a6g| qbm| s5x| hw4| lhu| v4k| bmo| p5c| njx| 5km| tt5| vrq| z5y| v3y| wdq| 3ob| ah4| mbl| x4s| whf| 4en| wp4| qqd| r4c| mcz| 3cu| bqo| ww3| siv| w3a| nia| 3yb| wl3| bxa| w4j| nji| v4q| lwf| 2ps| uux| ws2| ocu| b2b| yna| 3kt| oo3| hox| i3i| pac| 1np| mt1| xto| e1p| k2v| nyl| 2hu|